您正在浏览是   新闻中心  >  常州社会  > 正文

南昌全飞秒激光治近视多少钱,南昌全飞秒激光费用,南昌全飞秒激光治近视哪家好

发布时间 2017-12-13 16:56:11    来源 常州晚报    编辑 郝想想    责任编辑王小明
 条评论   去评论> 选择文字大小  

南昌全飞秒激光治近视多少钱,

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,昨天从外地返沪的小伙伴都哭了!

途经江苏回沪的旅客都经历了一把“从白堵到黑”。

  

南通等待上苏通大桥的车辆。

苏通大桥迎来“史上最堵”

记者亲历平时6小时的路昨天走了22小时

清明小长假最后一天,记者和家人一共17人,分坐三辆车(其中两辆七座),从连云港出发回沪,530多公里的路程,平时只要6个小时,这次,开了整整22个小时。

因为堵车,下午4点左右,我们由沈海高速改道G40,预想到前方一样堵堵堵,以及一车老老小小的情况下,我们地面找了家餐厅用了餐,提前上了洗手间,并不敢多喝一口水。准备完毕后,重新出发,没想到,在南通靠近苏通大桥的一个入口堵了整整一晚上:从20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。

司机也顾不上遵守交通规则,部分车辆逆行,把原本双向六车道变成了单向六车道,尽管这样,仍是没能改变不堵的命运,在南通靠近上苏通大桥附近,没有一个可以通行的路口,全被集卡、轿车堵得死死的,连电瓶车都掉头行驶。

  

  

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,从外地返沪的网友吐槽苏通大桥堵车。截屏图

前半夜,大家都还比较淡定,唱歌的聊天的吵着玩滑板车的,后半夜渐渐下起小雨,因为被堵,就算是想改道或是就近找旅馆住,也完全动不了。看到一动不动的前方车辆,大家都还比较淡定,老爸开起了手机音乐,哼起了最爱的“军港之夜”,三岁半的闺女吵着要拿后备箱里的滑板车在路边玩上一会儿,舅舅则走下车,到前方和我们“汇报”前方的“堵情”…

被堵的时候,饥肠辘辘已经不是头等大事,最最要紧的是解决最急的“方便”问题。荒郊野岭没有厕所,只有田野,许多人只好在这里当作给花花草草施肥了。后车里的姐夫下车拍起了照片,老公开玩笑道:派你走去高速路口给我们拿几张通行证如何,步行至那里肯定比开车快。但要赶在12点前啊!过了12点就不免费了…

后车除了我的姐夫 还有我九十高龄的外婆、我的大舅,大舅妈、我妈妈、我姐姐,听我姐姐说,凌晨2点左右,怕外婆劳累,本想找一条与回沪方向相反的道路,找家旅店歇一歇,没想到,每条道路都堵得死死的。

晚上11点时,闺女在安全座椅上睡着了,另一辆车里的两岁的小侄女也已睡着… 凌晨2点,终于过了第一个路口,在路口,我看到一位交警在指挥,但也只有一位。据开在前面的哥哥嫂子说,交警告诉他们直行或者左拐都是苏通大桥的方向,至于怎么走,全靠“本事”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…过去的4个小时,陆陆续续走了几次,但每次都只有几步之遥,加起来不到一公里。

据南通网消息,4月1日,苏通大桥全天车流超11.5万辆,4月2日达到13.2万辆,4月3为12.3万辆,昨天也超过了12万辆。据南通交警部门预测,假期结束,苏通大桥依旧繁忙。

崇明返程惊现40公里爆堵

市民期盼再增越江通道

昨天,清明小长假返程高峰如期而至。上海6条高速出现不同程度拥堵,其中尤以沪陕高速崇明往市区方向为最,从昨天中午一直堵到深夜,极端拥堵时绵延近40公里,车辆积压到崇明城区。

清明堵、五一堵、国庆堵……近年来崇明游逢节必堵。随着崇明生态岛建设不断推进和人们对短途旅游需求的日益增长,出行“刚需”让仅有的一条通道显得捉襟见肘。

崇明返沪堵车8小时

昨天下午3时许,市民唐先生驾车从崇明返沪,直到晚上11时才回到市区的家中。前后堵了近8个小时的他和家人直呼“可怕”,表示“今后过节打死也不去了”。

崇明返程究竟有多堵?昨天下午,有人在朋友圈中晒出一张照片:龙门架上的交通信息提示板上显示“长江隧桥现拥堵30公里”。到了傍晚6时许,央视转播的卫星地图上,G40沪陕高速崇明段被刺眼的红色填满,车辆排队从长江隧道到长江大桥再蔓延到崇明城区,堵车接近40公里。

单一通道已经捉襟见肘

而在不少居住在崇明的市民看来,长江隧桥的开通虽然让崇明不再是“孤岛”,但仅有东线一条通道仍不够,因为长江隧桥位置偏于崇明东部,并不能完全满足崇明人流、物流的通行需要,群众出行仍旧不便。

记者了解到,长江隧桥距崇明最西部地区近70公里,从长江隧桥通行对一部分居民来说是绕远路,有时过桥还受制于天气状况。一些家住城桥镇的居民表示,去市区办事仍不方便,开车走长桥隧桥去市中心,不堵的话也要1小时40分钟或更长,搭车客渡到市中心虽然只要1小时,但受天气条件影响比较大。

(原题为《“史上最堵清明”回沪悲催经历:6小时路程开22小时!苏通大桥堵一夜》)

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,评论人数  去评论>
延伸阅读
更多
读图时代